广西体彩网

                                                                  来源:广西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9-20 04:10:42

                                                                  日媒报道说,第二轮申请补贴的日企名单要到10月份才能审定,现在还无法确知都是什么量级。但从之前情况看,首批获批的87家主要是中小企业,大多从事低端制造的劳动密集型产业。

                                                                  日本换首相这几天,两个与中国相关的消息引起很大关注:

                                                                  而这,才是在华日企的普遍心态和实际动作。

                                                                  1.76万亿日元,约合168亿美元,是第二批1670家企业申请补贴的总额。但日本政府原定用于鼓励回迁的预算,总共才20亿美元。

                                                                  与之前相比,修改后的新安保条约具有更大的灵活性,使日本能够灵活应对各种突发事件,并加强了日本为美军提供各种服务和后勤支持的职能,因此被认为是日本根据自身战略目标变化和美国多样化需求而采取的一项积极举措。而正是在基于新安保条约的日美同盟“保护”下,日本彻底走上了“轻军备,重经济”的发展道路。纵观与美国同盟的60年,日本一直都是在“借船出海”,通过强化日美同盟关系和军事合作,减少对军事防卫的支出,专心发展经济,同时加强日本的军事能力、实力与地区与国际活动空间,从而迅速成为具有较强影响力的世界经济大国。

                                                                  换句话说,有关“日企大规模撤离中国”的炒作,水分不小。

                                                                  为了扭转旧安保条约中的“不平等”规定,1960年时任日本首相岸信介与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签署了新的《日美安全保障条约》,一般称为新安保条约。这份由10项条款构成的安保条约,明确规定了驻日美军的权利与义务,使得日美关系相对“平等”。 此后,新安保条约又历经了几次修改,特别是2015年日本通过的“安保系列法案”,规定日本在“特定紧急状态下”可以有条件地行使集体自卫权,将日美同盟关系扩展到双方“无缝合作,并扩大了联盟的范围,包括对区域和全球安全的保护”,同时将合作进一步扩大到网络和太空领域,使得日美同盟关系更加紧密。

                                                                  就在昨天,中国日本商会在京发布《中国经济与日本企业2020白皮书》,其中援引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的问卷调查,显示超过九成在华日企计划维持现状或扩大业务。

                                                                  两个数据一摆出来,立即给人一种“大量日企踊跃撤资中国”的感觉。

                                                                  毕竟,3月5日,退出撤离补贴政策一个月前,还在首相位上的安倍就曾明确指示,要求日本企业将部分产业链从中国撤回日本或转移至东南亚,“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